海外科教发展战略与高等教育动态
信息来源:《国际教育时讯》第6期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2/29]    浏览次数:358次

◆ 澳大利亚政府发布2016国家科研基础设施路线图
  优质的科学和研究是现代社会创新和发展的重要基础,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研究需要拥有一流的科研设备、体系与服务,这些统称为科研基础设施 。澳大利亚高效的科研基础设施不断为其带来优质的回报,而这主要是通过一系列的战略路线图来实施的。2016年12月5日,澳大利亚政府发布“2016国家科研基础设施路线图”(The 2016 National Research Infrastructure Roadmap, 2016 Roadmap)(以下简称2016路线图)。2016路线图主要提出了九项建议:
  1.提出九大主要关注领域:数字信息与网络研究平台;人文、艺术与社会科学平台;材料表征(Characterisation);高级制造与生产;天文学与高等物理学;环境系统;生物安全;复合生物学;治疗学发展。
  2.成立全国科研基础设施咨询小组,为政府在未来的科研基础设施计划和投入提供建议。
  3.制定包括各级联邦和州政府、大学、企业、慈善机构、研究机构在内能够积极参与的投资计划路线图。
  4.满足新增项目的需求。例如新成立的医药研究未来基金和生物医药翻译基金,这些将会增加对科研基础设施需求,也必须将其作为一个部分,纳入投资路线图。
  5.需要认识到优质人才对国家的科研基础设施建设至关重要。
  6.关注已有的具有重要影响的机构。例如,澳大利亚动物健康实验室(AAHL)、国家海洋实验室等需要进行持续的投入。
  7.建立国际参与的协调路径,优化国际成员及合作者的效益。
  8.通过与国内外合作者以及科研成果最终使用者(企业和公司等)的推广活动,提高国家科研基础设施建设的意识。
  9.迫切需要配备全国高性能计算机设施。

                    ——编译自2016年12月《澳大利亚国际科研基础设施路线图(草案)》

◆ OECD发布《2016年 OECD科学、技术与创新展望》
  OECD发布《2016年 OECD科学、技术与创新展望》报告(OECD 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Outlook 2016)。报告对全球的科研与创新发展情况进行了分析,包括科研与创新发展的外部环境、经费投入现状以及科研发展的趋势等。
  关于科研与创新发展的外部环境,报告指出:“深层的社会经济、环境、技术和政策倾向等这些所谓的大趋势,通常以难以预料的方式影响经济社会的发展,塑造着我们的未来。这些相互促进的、有时相互对抗的发展趋势将会影响技术变革与科学发现的发展方向和前进步伐,影响到未来科学、技术与创新的行动与政策。人口老龄化、气候变化、数字化发展等将影响未来的科研与发展议程以及对创新的需求。”
关于科研经费投入现状,报告指出,全球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研究在非OECD国家开展。2014年,美国、中国、德国、日本和印度的公共科研投入经费占全球科研经费投入的59%。不同国家科研投入的分配有所不同,例如,在卫生与医药科学投入方面,美国对其的投入比例占公共支出的24%,英国为22%,加拿大则为17%。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OECD国家政府对研发的投入开始减少。而最近几年,基金会、慈善机构成为大学科研的主要资助者。尽管OECD国家对科研的投入减少,一些新兴经济体,例如中国有着全球第二大的科研基础,其2014年的科研经费投入是日本的2倍。
  关于科研与创新发展趋势,报告指出,“随着亚洲在科研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全球科研格局将呈现出更加多极化的趋势”。此外,开放科学将成为科研发展的前沿。科研由机构主导的趋势逐渐减弱,公民可以通过科学团体开展自己的研究。

                    ——编译自2016年12月9日世界大学信息网站

◆ 瑞典将通过促进大学与企业合作推动其科研发展
  瑞典经常被作为优质高等教育国家的代表,其科研人员占国家总人口的1%。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许多国家削减了对大学的经费投入,而2008-2014年间,瑞典对公立高等教育的投入则增加了23%。然而,瑞典政府11月发布的科研成果数据显示:瑞典的创新能力正在减弱。尽管瑞典的科研仍然保持着较高水平,但与科研强国相比仍有差距。同时,那些科研相对较弱的国家正在赶超瑞典。
瑞典研究委员会(Swedish Research Council)10月份发布的“瑞典科研晴雨表”指出:过去10年,瑞典科研经费投入相对于其GDP的比例有所减少,这是由于瑞典的企业部门对科研投入的减少。瑞典研究委员会总干事说道,“尽管过去十年瑞典研究系统有所扩大,但主要是数量的增长,而非质量的提升。”政府颁布法案旨在通过促进大学与企业间的合作,鼓励更多的私人科研投入,为青年研究者提供一个更具吸引力的环境。为提升科研质量,到2020年,对大学的投入增加13亿克朗(1.13亿英镑);另外增加30亿克朗作为科研与创新基金;同时,承诺到2030年聘用的女性研究人员达到二分之一(目前为25%)。此外,瑞典政府将于明年任命专门委员会,为大学提出新的治理体系和资源分配方式。
  瑞典大学教师与研究者协会秘书长说道,“对科研与创新的更多投入意味着大学将更多地依赖外部资助。她担心这将会影响基础研究,因为是否给予资助往往是依据项目成功的可能性,而基础研究的结果往往是难以预测的。”

——编译自2016年12月9日世界大学信息网站

◆ 2016年耶鲁大学开展一系列学生国际创业项目
  耶鲁大学通过为学生提供创业资源,让大量的新项目从想法变成了现实。在国际项目方面,学生们抓住机会,在60多个国家解决了健康、医药、能源等方面的实际生活问题。耶鲁创业机构(Yale Entrepreneurial Institute)、工程创新与设计中心(Center for Engineering Innovation and Design)、耶鲁生物医药与介入技术中心(Yale Center for Biomedical and Interventional Technology)、耶鲁商业与环境中心(Center for Business and Environment atYale)、创业管理学院(School of Management on Entrepreneurship)等是支持学生创业的机构。它们通过为学生提供设备、项目和资助,帮助学生实现他们的想法。2016年学生主导开展了一系列全球项目,例如:“奶奶的选择”项目(Grandma’s Choice)为孟加拉国家庭提供经济实惠的婴儿强化食物;“J-健康”项目(J-Health)为非洲人民提供便宜且便于使用的病理管理与卫生保健服务平台;“婴儿呼吸仪”项目(Premie Breath)为新生婴儿提供便宜的呼吸辅助器,帮助治疗肺炎等呼吸系统疾病;“绿化团体”项目(The Releaf Group),帮助尼日利亚农商企业建立资金筹集的金融科技平台;“彭塔”项目(Penta)是一个致力于帮助越南肢体残疾者的社会企业;“麦姆布瑞安”项目(Membria)致力于降低全球清洁水源的获取成本,让更多人饮用到清洁水源,等等。

——编译自2016年12月19日耶鲁大学网站

◆ 欧盟委员会为提升其科研与创新影响力成立高层顾问团
  欧盟委员会成立了高层顾问团(High Level Group),致力于明确欧洲委员会未来的研究与创新发展愿景、提供增强其科研与创新成果影响力的战略建议。该顾问团由来自欧洲各领域的12位专家构成,包括大学和研究机构的主要领导、企业巨头和中小企业领导人以及国内和国际组织的政策制定者等。顾问团主席由前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担任。他说道,“欧盟委员会的创新和研究已经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提高了我们的竞争力的同时,解决了我们当今面临的主要挑战。但是由于资金有限,我们需要确保资金投入能够得到应有回报。我们高层顾问团的任务就是探索实现这一目标的多种路径。”
  高层顾问团于2016年12月启动工作,最终报告预计将于2017年6月发布,报告发布后将在布鲁塞尔举办相关会议。欧洲根据专家委员会将根据高层顾问团的建议决定欧盟研究与创新基金的使用,特别是“地平线2020”(Horizon 2020)计划的后续执行。

——编译自2016年11月29日世界大学信息等网站

◆ 俄罗斯和欧盟科学技术合作满15周年
  2016年11月10日,在莫斯科科学家中央大楼隆重召开俄罗斯与欧盟科学技术合作满15周年庆祝大会。十五年前,俄罗斯与欧盟签订了《俄罗斯联邦政府和欧洲共同体科技合作协议》。从此,俄罗斯与欧盟一直保持了科技合作关系。本次大会由俄罗斯联邦教育与科学部和欧盟驻俄罗斯代表处主办。来自俄罗斯的科研机构、科研基金会、研究所、研究中心、高校和西班牙、荷兰、爱尔兰、拉脱维亚、罗马尼亚和丹麦使馆的代表参加了本次会议。
  在本次庆祝大会上,俄罗斯联邦总统助理富尔先科、俄罗斯联邦在欧盟和原子能共同体常驻代表奇若夫、俄罗斯联邦教育与科学部副部长罗帕廷、俄罗斯基础研究基金理事会主席潘钦科、俄罗斯科学基金会总干事赫鲁纳夫、欧盟驻俄罗斯联邦代表处领导乌沙茨克斯、欧盟委员会研究与创新总干事斯米特斯分别在会上做了重要发言。这些发言谈到俄罗斯和欧盟的科技合作已经达到较高水平,同时也提到如何实施科技任务、如何加强进一步合作等问题。

——编译自2016年11月11日俄罗斯教育与科学部网站

◆ 俄罗斯根据大学三大职能推出莫斯科国际大学排名
  2016年11月2日,俄罗斯举行了莫斯科国际大学排名新闻发布会。俄罗斯教育与科学部副部长奥戈罗多娃和莫斯科大学校长萨多夫尼奇参加了新闻发布会。
  该国际大学排名受俄罗斯总统普京委托发起。这是第一个由俄罗斯发起的大学排名。排名的创建者为俄罗斯校长联盟和俄罗斯科学院。该排名不仅对俄罗斯本国大学,而且对包括日本、中国、巴西、印度、伊朗、土耳其和独联体国家在内的国外大学进行排名。
莫斯科大学校长萨多夫尼奇指出,莫斯科国际大学排名相比于世界上已有大学排名的独特性在于,这一排名评价的是大学的所有三大职能。排名的基本指标列为三组:“教学质量”、“科学”、“大学与社会”。另外,他认为,这一排名的另外一个特色在于,使用的是统一的量化指标,避免使用现在流行的访谈基础上的指标,因此能够保证评价的客观性。
  俄罗斯教育与科学部副部长奥戈罗多娃指出,“组织排名是俄罗斯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在我们国家,高等教育完成了大量的任务,特别是社会任务。俄罗斯高等教育成果需要在国际教育空间体现出来。然而在现有的国际大学排名中并没有体现出来。大学参与莫斯科国际大学排名是自愿的。该排名是由社会性组织俄罗斯校长联盟创建的,这一组织的权威性将保障排名的声誉。该排名使用统一的方法和可靠的数据,提高排名的信度。大学校长联盟在这方面做了大量的组织工作。”

                      ——编译自2016年11月3日俄罗斯教育与科学部网站

 (《国际教育时讯》是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国际教育专业委员会与浙江大学国际教育研究中心共同主办的,专注展现海内外高等教育发展最新动态、国内高等教育国际化发展动态以及高等教育国际化研究动态的电子简报。查阅该电子简报的完整信息,可关注微信公众号:国际教育专委会,IECEDU。)

【打印】 【关闭】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单大木仓胡同37号教育部2号楼216室

邮编:100816 电话:010-66096317 Email:cseds@126.com